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民诉仲裁 >> 文章正文
长沙法定继承纠纷律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长沙法定继承纠纷律师咨询电话:15116139186,QQ:865978086,公众微信号:cslshai。
     
原告邓某甲,退休工人。
原告邓某乙,国企员工。
原告邓某丙,医生。
被告李某甲。
第三人苏某甲。
第三人苏某乙。
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诉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法定继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6月9日立案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周赞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8月12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书记员周婷担任记录。原告邓某乙、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诉称:三原告的父亲邓浩、母亲刘齐平原系贵州省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老师,1988年两人离休异地安置回湖南省长沙市生活定居,并依政策退还了原学校分配的住房。1990年5月8日三原告的父、母亲依政策共同购买了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九片十栋2门502号现504号房屋(57.44m2),1991年11月14日三原告母亲刘齐平立下遗嘱,将该房屋属于自己一半的产权决定由三原告共同平均继承。××××年××月××日三原告父亲邓浩在三原告母亲刘齐平过世一年后与被告李某甲登记结婚,且于2009年2月11日也立下遗嘱将该房屋另外一半的产权决定由后妻李某甲继承。但当三原告父亲邓浩过世后,被告李某甲不仅独自霸占该房屋出租受益,拒绝与三原告平均继承该房产,而且属于三原告应继承父亲邓浩其他财产的权益也被其非法侵占。三原告虽曾多次与其协商,但均无果,为此,三原告为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特依法诉讼人民法院,请求依法判决:将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五片十栋二门502房屋的租金收益20500元和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核发给三原告父亲邓浩家属的抚恤金、丧葬费、增发的工资共计49312.5元及存量补贴费37800元,由三原告和被告依法共同继承。在审理过程中,三原告补充诉讼请求:房屋租金是计算至起诉之日,所以立案之后的租金按八百元每月计算至判决之日。
被告李某甲辩称:一、关于房租。原告诉称已有20500元租金收益与事实不符。邓浩生前,该房屋属于邓浩与被告唯一住所,在邓浩去世前一段时间内,因邓浩年事已高且疾病缠身,上下楼不方便,为便于照顾邓浩生活,被告与邓浩商量搬到李某甲小女家居住,只是短期内把房屋出租补贴家用,根本就不存在盈余。邓浩去世后,被告除平时在女儿家小住外,房屋一直留着自住。二、关于丧葬费。丧葬费不属于继承法规定的遗产范围。邓老去世后的安葬事宜由被告操办,被告为邓老实际支出的丧葬费已经超过2000元,不存在作为遗产分割的问题。三、关于抚恤金、困难补助费。第一、抚恤金是被继承人单位依据法律法规政策给予近亲属或者被扶养人的生活补助费,不是被继承人的生前财产,不属于遗产范围,不能作为遗产继承。抚恤金主要用于照顾、优抚、救济死者生前需要抚养的丧失劳动能力的近亲属,具有一定的精神抚慰性质。原告作为成年家属,没有丧失劳动能力,有经济来源,不属于邓浩生前需要扶养的人员。而被告与邓浩系夫妻关系,双方之间存在相互扶助义务,也是邓浩生前直接扶养的人。虽然法律法规虽未对离退休人员死亡后抚恤金的发放对象作出明确规定,但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18号令-《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对于因工死亡职工的供养亲属抚恤金的权利主体进行了明确的规定,两种事实情形类似,故被告认为本案的抚恤金的权利主体的范围可参照《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进行确定,而根据该规定之第二条、第三条,三原告均不在享受抚恤金待遇的权利人范围之列,而被告为已满55周岁的女性,属于第三条第二项规定的有权享受抚恤金的人员,如今被告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且患有乳腺癌,于情于理应由被告享有,以便更好安度晚年。第二,根据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下发的通知来看,增发的一个月工资4862.5元系“离退休干部去世后困难补助费”,三原告系死者成年子女,均有经济能力,不存在困难补助,而被告年过六旬、患病、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来源,其作为死者的配偶,在死者过世后,也是最需要获得该困难补助费的;且被告在邓浩常年卧病期间悉心照顾多年,付出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理当全额获得该增发的一个月工资的困难补助。第三,即便原告依法可以要求分割,也已过诉讼时效,邓浩于2010年12月25日死亡,三原告自邓浩去世之日起就应当知道邓浩所在单位有抚恤金发放,而三原告既未向邓浩单位申请抚恤金,也一直未向被告主张抚恤金,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于2011年1月发给被告抚恤金后,三原告也未向被告主张抚恤金,至三原告本次起诉时2014年6月6日,三原告对于抚恤金的请求已超过两年的诉讼时效,原告的诉讼请求应当驳回。四、关于房屋补贴费。存量补贴是指对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单位职工过去工资构成中住房消费含量不足的补偿,是将存量住房资产按现值评估后,根据工龄职级给予职工的一次性补贴,故存量补贴是邓浩在与被告婚姻存续期间取得的工资收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属于夫妻共同财产:(二)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因此,住房补贴款应当先析出属于被告的部分,余下一半才按法定继承处理。四、被告依法可多分财产。被告与邓浩夫妻存续十几年里,与邓浩夫妻感情深厚,对邓浩老人细心照顾,尤其是邓浩晚年疾病缠身,在多家医院频繁住院治疗,被告与小女儿任劳任怨的悉心照顾,让邓浩老人安度晚年。如今被告年事已高无劳动能力,无经济收入,还患有乳腺癌。根据《继承法》第十三条规定:“对生活有特殊困难的缺乏劳动能力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应当予以照顾”。“对被继承人尽了主要扶养义务或者与被继承人共同生活的继承人,分配遗产时,可以多分”。基于上述规定及被告现有的生活状况,特请法院在对邓浩遗产进行分割时,予以照顾,多分财产。综上,请法院查明事实,驳回原告不当的诉讼请求。
第三人苏某丙、苏某丁辩称:苏某丙和苏某丁都是与被告及邓浩共同生活,邓浩去世时也是陈述有三女二子,形成了扶养关系的继父女关系,苏某丙与苏某丁享有继承权。户口问题是因政策不允许,只有苏某丙的户口转到岳麓区。户籍地不同,不能证明就不形成扶养关系。
经审理查明: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的父亲邓浩、母亲刘齐平原系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教师,1988年两人离休异地安置回湖南省长沙市生活定居,并依政策退还了原学校分配的住房。
1990年5月8日,邓浩、刘齐平依政策共同购买了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009片第010栋2门502号(现房屋产权信息显示为: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009片第010栋504号)。
1991年11月14日,三原告母亲刘齐平立下遗嘱,将该房屋属于自己一半的产权决定由三原告共同平均继承。
××××年××月××日,三原告父亲邓浩在三原告母亲刘齐平去世后与被告李某甲登记结婚。邓浩与被告李某甲结婚后未共同生育小孩,被告李某甲与邓浩再婚前与其前夫共同生育二女苏某丙、苏某丁,邓浩和被告李某甲结婚后,苏某丙、苏某丁与邓浩、李某甲共同生活。
2009年2月11日,三原告父亲邓浩立下遗嘱,将上述房屋属于其所有的一半产权决定由后妻即被告李某甲继承。
2010年12月25日,三原告父亲邓浩因肺癌医治无效去世。被告李某甲为安葬邓浩共花丧葬费3726元。
邓浩去世后,三原告与被告李某甲就上述房屋的继承问题发生纠纷,2014年2月8日,本院受理了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诉被告李某甲所有权确认纠纷一案,本院于2014年4月1日判决:依法确认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009片第010栋504号房屋的50%产权归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平均共同所有。
另查明:邓浩的父母已于邓浩去世之前去世,邓浩有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三个子女及继女苏某丙、苏某丁外,无其他子女,生前无其他需要供养的人。
2011年11月26日,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因邓浩去世,核发给其家属:根据黔人通(2008)181号文件规定,给予一次性抚恤金(20个月基本退休费)为2122.5×20=42450元;黔府发(1999)5号文件规定,丧葬费为2000元;省办发(1999)17号文件规定,离退休干部去世后困难补助费增发1个月的工资为4862.5元,以上三项合计金额为49312.5元。后该笔款项由被告李某甲领取。现在邓浩名下有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兑现职工存量补贴余额37800元。
上述事实,有当事人的当庭陈述、原、被告提供并经庭审质证的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的证明三份、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组织人事处的通知一份、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兑现职工存量补贴余额明细表一份、常住人口登记卡、(2014)岳民初字第01426号民事判决书等证据证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继承人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本案有如下争议的焦点:
一、第三人苏某丙、苏某丁是否是法定继承人的问题。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十条的规定,子女包括婚生子女、非婚生子女、养子女和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第三人苏某丙、苏某丁系被告李某甲与其前夫所生女儿,系邓浩的继子女,原、被告及第三人均确认邓浩与被告李某甲结婚后,第三人苏某丙一直与邓浩、被告李某甲共同生活,是邓浩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本院予以确认。而第三人苏某丁在被告李某甲与邓浩结婚时年仅17岁,尚未成年,且其亲生父亲已去世,本院确认其与邓浩系有扶养关系的继子女,故第三人苏某丙、苏某丁是邓浩的法定继承人。
二、关于位于长沙市岳麓区望月湖五片十栋二门502房屋的租金收益是否存在的问题。根据原告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该房屋在邓浩去世前出租,没有提供充分证据证明该房屋在邓浩去世后出租,对原告主张继承租金收益的请求,因无足够证据证明租金收益的存在,故本院不予支持。
三、关于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核发给邓浩家属的抚恤金、丧葬费、增发的工资共49312.5元是否属于邓浩的遗产。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的规定:“遗产是公民死亡时遗留的个人合法财产。”抚恤金是发给伤残人员或死者家属的费用,是用于优抚、救济死者家属,特别是用来优抚那些依靠死者生活的未成年和丧失劳动能力的家属,故抚恤金不属于邓浩的遗产范围。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第18号令《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范围规定》第二条规定:“本规定所称因工死亡职工供养亲属,是指该职工的配偶、子女、父母、祖父母、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兄弟姐妹。”第三条规定:“上条规定的人员,依靠因工死亡职工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并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可按规定申请供养亲属抚恤金:(一)完全丧失劳动能力的;(二)工亡职工配偶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三)工亡职工父母男年满60周岁,女年满55周岁的;(四)工亡职工子女未满18周岁的;……”本案系离退休职工因病死亡的一次性抚恤金,可以参照上述规定享受抚恤金,三原告作为成年子女,邓某甲系退休工人,邓某乙系国企员工,邓某丙系医生,均有经济来源,依照上述规定,均不在享受抚恤金待遇的人员之内,而被告为已满55周岁的工亡职工配偶,且无职业,依靠邓浩生前提供主要生活来源,属于第三条第二项规定的有权享受抚恤金的人员,故一次性抚恤金42450元应归被告所有。丧葬费是对死者近亲属处理死者丧葬事务时所产生的相关费用,死者单位给付的丧葬费是对死者亲属处理丧葬事务的一种经济帮助,故丧葬费2000元不属于邓浩的遗产范围。邓浩去世后的安葬事宜由被告操办,被告为邓浩实际支出丧葬费3726元,该笔丧葬费应归被告所有。对于增发的一个月工资4862.5元系离退休干部去世后困难补助费,不属于邓浩的遗产范围。三原告系邓浩的成年子女,均有经济来源,不存在困难补助,而被告已年满62岁,无业,无经济来源,需要困难补助,且被告在邓浩常年卧病期间照顾其多年,尽了扶助义务,在邓浩去世后,其作为邓浩的配偶,该增发的一个月工资的困难补助应归被告所有。
四、关于邓浩名下的职工存量补贴余额37800元,是否属于邓浩和被告李某甲的夫妻共同财产,以及如何分割的问题。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的规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下列财产属于婚姻法第十七条规定的“其他应当归共同所有的财产”:(二)男女双方实际取得或者应当取得的住房补贴、住房公积金。存量补贴是指对全民所有制和集体所有制单位职工(含离、退休)过去工资构成中住房消费含量不足的补偿,故邓浩名下的职工存量补贴余额系贵州交通职业技术学院对邓浩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的一种住房补贴,系邓浩和被告李某甲的夫妻共同财产,应予平均分割,即邓浩和被告李某甲各享有该补贴的一半即18900元,因邓浩现已去世,其应享有的18900元应作为遗产,依法由法定继承人继承,即由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丙、苏某丁均等继承,即每人各继承3150元。
综上所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三条、第十条、第十三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在邓浩名下的职工存量补贴余额37800元,由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各享有3150元,被告李某甲享有22050元;
二、驳回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的其他诉讼请求。
本案案件受理费2452元,减半收取1226元,由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承担1118元,由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各承担36元,1226元已由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垫付,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各应承担的36元,由被告李某甲、第三人苏某甲、苏某乙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支付给原告邓某甲、邓某乙、邓某丙。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
审判员  周赞

二〇一四年九月五日
书记员  周婷

网站搜索:芙蓉区 雨花区 天心区 岳麓区 开福区 望城 宁乡 浏阳 长沙县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最高院民诉意见
·为被纠集参与者的无罪辩..
·湖南省2009-2010年度道..
·购销合同样本
·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
·邵阳市司法局 邵阳市律..
·2011-2012年度湖南省道..
·最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
·女方未婚怀孕男方要其引..
·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