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 文章正文
范跑跑:逃跑还是领跑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贺文龙律师网  阅读:

 

 

5.12汶川大地震,是我们国家和人民所遭受的一个巨大灾难。大地震震出了很多问题,也突显出了隐藏在人们内心深处很多珍贵的情感,许许多多感人至深的镜头震撼着包括我在内的数以亿计的人们的灵魂。与此同时,引起我们注意的还有一些被视为反面典型的示例,一场关于范美忠老师的“跑”这一动作所引发的口水战引起了我的注意,也引起了我对这一问题的深入思考。这是一场在网络上展开的影响范围极其广泛的道德论战,即关于范美忠老师(现在准确的表述应当是范前老师)在地震来临之时首先开跑对不对的争论如火如荼地展开着。这场争论进行了一个多月后,626的南方周末认为“该对范跑跑和郭跳跳的这场口水战有个总结了”,我得声明,我可不敢和“总结”沾边,这里仅仅是我对此事的一点看法而已。

地震来临,范前老师和学生们正在教室里上课,应该说是他们都正处在灾难的漩涡里。面对突如其来的大灾难,能够沉着冷静处理的,要么是非常人做非常事,要么是拥有丰富地震经验的人。但范前老师虽然北大出身,在此之前我未曾见他是我国实实在在一大天才的报道,我也没有看到范前老师接受过地震课的培训,更未见其经历过唐山大地震的记载。也就是说,范前老师在地震当时和他的学生们一样,都是生平第一次经历如此级别高的地震(里氏八级),他们都是普通人,都没有经验。当然,范前老师是老师,他是成年人,而其他几十个都是未成年人,他在这个特殊时刻,在这个特殊岗位上,我也认为他应当临时成为学生的监护人、保护人,履行保护学生生命权、健康权的职责。但是,应该怎样正确履行这个职责,范前老师的教案上没有,学校领导也没讲(他们就是在现场估计也得想自己的领导会如何指示,自己该如何做),范前老师的大脑在数秒之间作出判断——快跑。给我,也会作出这样的判断。事实上,5.12地震之时,我和几名老乡正在兰州大学萃英楼五楼娱乐,地震一来,非独我,整栋楼上的人(大都是成年人)都跑了。地球人都知道,越是在高层,地震时晃动越大,人越感到危险。要不跑,不马上离开险境,难道等人给你上菜?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是大人,范前老师面对的可是一帮孩子,学生们可不一定知道跑的意义,也不一定知道跑的方向,就在这个时候,范前老师喊了:“跑!”并且他自己承认他当时先跑了。于是,就有人骂了,有人跳了,范前老师又坚持“跑自己的路,让别人去跳吧”,于是口水战也来了。

我猜范前老师自己先跑的理由有二(我没说一定正确)。一是,学生们在这个时候可能都慌了,几十个娃,眼睛都信任地盯着老师呢,范前老师要是下了讲台走到学生们中间说该如何如何,这个学生听了,那个学生可不一定听的,再说了,教室里都乱成一锅粥了,怎么可能一个个去讲?范前老师在这个时候,应当做的,就是一个表率,他想让学生们跑,他就得率领大家跑,得领跑,得象体育课上做示范的老师一样,给下面的学生示范,老师怎么样跑,你就怎么样跑,跑的越快越好!第二是,那时,教室外面的情况尚不明确,也许比教室里好,也许比教室里还要糟,让谁去探路,让学生吗?作为一个老师,你不“身先士卒”冲出去,你不先去踩“雷区”,难道你还有时间,有“胆识”派一个学生去?就你能在最短的时间派一个去,这个学生可不一定就有勇气和定力去完成这个任务啊!

所以,范前老师只有自己喊一声“跑”,然后给学生们领跑,给学生们探路、开道。事情还是这个事情,可能通过另一种解读之后,就变成了“正是在范前老师的英明决策、正确领导下,该班学生无一伤亡,该校师生无一伤亡”的结局,范前老师于是成了英雄,该校于是成了明校,多好!

“不好,地震了,赶紧到操场上去。”正在宿办楼二层阳台上的王敏一边大声呼喊,一边跌跌撞撞地朝教学楼方向狂奔。这是关于“全国抗震救灾英模事迹报告团”成员陕西省宁强县黄坝驿乡九年制学校初一年级数学老师王敏老师的报道。注意,这里王老师不是跑,而是狂奔。只不过地震当时,范前老师在教学楼里,而王现老师在教学楼外的其他地方(宿办楼二层阳台上),所以他们跑或狂奔的方向也不同。这多少也证实在地震时,跑是对的,但是怎么样来辨别,可就是区分英雄和狗雄的大问题了。可惜,范前老师北大毕业后就参加了教育工作,没有在国家机关尤其是宣传部门锻炼过,完全不懂得宣传的重要性,也不知道曾国藩“屡败屡战、屡战屡败”与“屡战屡败、屡败屡战”的典故,并不识时宜地在博客上,在一个不合适的场合,公开说了不合适的话,于是他的跑就成了逃跑,他这个人也由英雄变成了狗雄,成了地震面前“执行逃跑主义的错误路线”的反面典型,老师也做不成了,变成了范前老师,这是为什么呢?

范前老师很显然不是一个精于人情世故和善于巧言善辨的人,他不知道在现实的社会政治生活中,历来是说真话、做实事难,说假话、做秀易。说真话、做实事冒的风险,要付出的代价还不小。而范前老师,一个书呆子,生活在一个他的“理想国”里,不明国情,讲了他的实话(错话?),陈述了他当时的真实作法(错的?),把自己由一个潜在的英雄变成了现实的狗雄,可惜了。但是,我们不能因此就对其上纲上线、口诛笔伐,甚至让他失去工作、失去尊严。我个人认为,姑且不论这场口水战的立论根基是否正确和牢固,论战的方法是否适当,但是,在一场牵动亿万人民的道德论战之后,如果结果是形成了一个让年青人不愿讲真话、不敢讲真话的舆论氛围,一个让中国人都不愿讲真话、不敢讲真话的舆论氛围,那么这远比一场地震带给中国的损害要大得多!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最高院民诉意见
·为被纠集参与者的无罪辩..
·湖南省2009-2010年度道..
·购销合同样本
·最高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
·邵阳市司法局 邵阳市律..
·2011-2012年度湖南省道..
·最新民事诉讼法司法解释..
·女方未婚怀孕男方要其引..
·婚姻登记工作暂行规范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